1. 主页 > 出国留学咨询 > 澳洲艺术留学 >

边境渐开,澳洲留学还能回得去吗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5月14日讯依据澳洲预算案关于开放边境的最新内容,澳大利亚国际边境将在2022年中之前保持关闭。不过,国际边境可能对留学生更早开放,“从2021年底开始增加留学生返澳的小型项目,并从2022年开始逐步增加”。
 
  去年至今,澳大利亚境内的留学生人数大量流失,如果2022年澳洲的国门能够恢复正常,澳洲留学能否如各大学期望的那样反弹?外交关系、留学市场的变化、移民政策的调整……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让这个问题难以有一个简单的答案。
 
  澳洲留学,下一个“目标”

        澳洲留学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国家安全学院的一份新报告警告说,中国可能会采取进一步行动,限制中国学生赴澳大利亚学习。
 
  除资源和矿业类出口之外,目前留学是澳大利亚对中国仅存的每年价值超过100亿澳元的出口产品。
 
  这份报告称,限制澳洲留学,对澳洲经济的打击有两点。
 
  首先,澳大利亚的大学没有可替代的市场来取代中国学生。其次,留学在澳大利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留学生的收入支持了与澳洲经济竞争力密切相关的研究。
 
  该报告说:“对该行业的打击将大大影响澳洲的繁荣”,“在这场贸易争端中,北京已经表现出愿意限制其中产阶级的受欢迎的澳洲产品——的肉类、葡萄酒和其他农产品”。
 
  报告作者还指出,许多其他国家提供高质量的大学教育,这让中国的中产阶级有了替代澳大利亚的选择。
 
  对于中国可以采用怎样的方法来减少赴澳留学生,报告中也做了预测。例如包括向教育中介施压,让他们把学生送到其他目的地,以及官方不认可澳大利亚学历等。
 
  “在任何情况下,中国留学生人数都不太可能趋于零,但有可能出现断崖式下跌。”报告说。
 
  在COVID之前,澳大利亚有四项对华出口价值超过100亿澳元。2018-2019年度,澳洲对华出口中,铁矿石价值630亿澳元,天然气价值170亿澳元,煤炭价值140亿澳元,教育价值120亿澳元。
 
  澳洲煤炭已经受到中国的限制。天然气限制将使中国的天然气进口商在重新安排供应。但澳大利亚也可以找到其他市场来销售天然气。然而,澳洲的教育没有容易替代的出口市场。
 
  据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在留学服务机构的调研显示,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赴澳留学咨询人数持续走低。从各机构所在区域数据看,分别下降40%-70%不等。在从业服务人员数量不变的情况下,各机构新增服务学生量下降25%-60%。因疫情影响终止留学计划并产生退费的人数增长5%-12%。通过统计2020年及往年数据显示,按计划今年赴澳入学人数降低30%-50%。
 
  福利收紧,吸引力不再?
 
  尽管一些澳大利亚华人对最新发布的联邦预算案中的永久移民配额感到欣慰,人们却担心新移民福利的进一步收紧,将降低澳洲留学的吸引力。
 
  根据莫里森政府新公布的预算案,澳洲新永久移民将要等待四年后才能获得政府福利。此举是为了节省6.71亿澳元的财政支出。
 
  从2022年1月1日起,所有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人都要经过四年等待期,才能获得失业福利金、青年津贴等补助款。
 
  目前,移民有资格立即获得家庭税收福利B;一年后获得照顾者津贴和家庭税收福利A;两年后获得带薪育儿假和照顾者补贴。
 
  从从2022年起,所有上述福利都将受到四年等待的限制。
 
  澳大利亚的移民计划已被疫情严重影响。由于国际旅行限制,每年16万移民的目标将有限给予那些已经在岸的人永久居留身份,包括家庭移民。
 
  社会服务部副部长Matt Flavel告诉《澳大利亚卫报》,新设的四年等待期将影响13200名个人和45000个家庭。
 
  根据政府数据,自疫情开始以来,已有超过50万名临时签证持有者离开澳大利亚。由于永久居留权的途径越来越窄,签证的等待时间很长,以及在疫情期间缺乏政府支持,还有更多的临时签证持有者想要“逃离”澳洲。
 
  据移民中介称,欧洲和加拿大正成为人们追捧的目的地,因为人们认为这些国家对临时签证持有者的态度更加欢迎。
 
  早前有澳洲本地媒体报道,一对情侣于2017年从匈牙利移居澳大利亚,相信他们能够通过技术途径获得永久居留权。他们都有硕士学位,专业是会计,在澳洲的紧缺职业列表上,却无法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找到工作。为了维持生计,他们不得不在酒店和超市打工。
 
  4月,在联邦政府的JobKeeper补贴宣布后不久,失业率达到6.4%,临时移民往往是最先失去工作的人,因为他们没有资格申领JobKeeper补贴。
 
  去年8月,UnionNSW公布了一项针对临时签证持有者的全国性调查,发现65%的人在危机最严重时失去了工作,39%的人没有足够的收入来支付基本生活费用。
 
  当时,总理斯科特-莫里森说:“如果他们(临时签证持有者)没有能力养活自己,那么他们可以选择返回自己的国家。”
 
  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UTS)的学者在去年10月公布的一项针对6000名临时移民的调查发现,74%的临时毕业生签证持有者,自疫情以来不再推荐澳大利亚作为留学地。
 
  澳大利亚移民协会的全国主席John Hourigan说,欧洲和加拿大已经成为许多临时移民的“首选居住地”。
 
  昂贵的费用、漫长的永居签证等待、在COVID-19期间没有JobKeeper或JobSeeker的帮助。现在再加上一条:即便他们“幸运”地拿到了绿卡,他们也无法在四年内获得与其他永久居民一样的福利待遇。
 
  他说,相比之下,加拿大和欧洲部分地区“有积极的移民计划”,并被认为对移民更加欢迎。
 
  【小编贴士:】手机端阅读时,点击文章页面左上Logo即可返回首页阅读。祝读者朋友天天健康、开心!工作投资顺利。
 
  免责声明:本文为财经观察评论,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交易操作或投资决定请询问专业人士。

注册艺术留学咨询网会员,获得更多更专业的艺术类大学排名,艺术留学信息。请关注SIA艺术留学网,国内最大的艺术类学生留学服务机构,十余年从业经验,百余所合作院校,千余名成功案例,成就万里挑一,独具慧眼的您。